山河同悲寄哀思——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叢葬地悼念活動側記

2016-12-14 11:12 來源: 南京日報

????南京日報12月14日訊 2016年12月13日,南京。蒼天垂淚,松柏動情。在又一個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國家公祭日到來之際,南京市17個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叢葬地、12個社區和部分市級以上愛國主義教育基地同步舉行悼念儀式,悼念79年前慘遭侵華日軍屠戮的30萬遇難同胞。

????侵華日軍屠城79年后的南京,風在嗚咽,滿城飛雨。上午10:01,當凄厲的警報聲響起時,成千上萬的市民懷著悲痛的心情,冒雨在東郊、中山碼頭、燕子磯、花神廟等叢葬地獻花、默哀,銘記歷史,警示未來。

????東郊叢葬地:

????市民冒雨自發獻菊花

????昨晨的東郊,大雨如注。蕭蕭冬雨打濕了環陵路兩排高大的梧桐樹,靜穆、肅立的梧桐樹下,不時有市民踏著落葉,向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死難者東郊叢葬地集聚。

????79年前,在侵華日軍的屠刀之下,30萬同胞生靈涂炭。其中,3000多名遇難同胞的尸骨,就埋葬在靈谷寺腳下的東郊叢葬地。79年后的12月13日,數百名市民帶著心頭的傷痛記憶,再次來到這里。叢葬地現場,拉起了“南京大屠殺死難者東郊叢葬地悼念活動”、“銘記歷史珍愛和平”、“勿忘國恥圓夢中華”橫幅。

????10:01,凄厲的警報聲響起,數百名市民全體肅立,向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30萬遇難同胞默哀一分鐘。隨后,4名市民代表向遇難同胞敬獻了花籃。記者注意到,叢葬地墓碑上,早已有市民自發前來,敬獻了黃色、白色菊花。

????玄武區孝陵衛社區書記于濤參加完悼念儀式后表示,這已是她連續第三年參加集體悼念活動。“每次參加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死難者悼念活動,都提醒我們要銘記歷史、振興中華。12月13日是一個不能忘記的日子,我們要通過悼念活動,教育子孫后代更加珍惜今天的幸福生活,更加努力工作,振興民族和國家。只有國家強大了,人民才會有和平美好的生活。”

????中山碼頭叢葬地:

????市民眼含淚花祭亡靈

????昨晨的中山碼頭,大雨和著濃霧,打濕了碼頭的跳板。淅瀝的雨聲中,碼頭失去了往常的繁忙與嘈雜,寂靜的上空被悲傷籠罩。

????上午9點多,天妃宮小學、第十二中學、駐鼓樓區部隊等近200人陸續在中山碼頭叢葬地集中,其他自發前來悼念的民眾則撐著雨傘,靜靜地矗立一旁。

????1937年12月13日下午至16日,日軍每天都從安全區押解難民,屠殺于中山碼頭,前后屠殺1萬多人。79年后的今天,侵華日軍屠城的血色記憶依然清晰。

????10:01,凄厲的警報劃破長空,人們摘帽、低頭,在凄風冷雨中向南京大屠殺死難者默哀,全場肅穆,只聽見雨水打在身上滴答作響。風乍起,落葉翻飛,片片飄零。

????悼念市民排成長隊,依次繞紀念碑一周,向遇難同胞獻上一朵朵白菊花,寄托深深的哀思。參加悼念儀式的陸智順已經73歲,她老伴的父親死于日軍制造的新加坡大屠殺,因此他們一家對侵華日軍的暴行既憤怒又悲痛。“老伴眼睛不好,來不了,我肯定是要來的,我要用行動提醒年輕人不能忘記這段歷史。”陸智順說完,眼底泛著淚花,雙手緊握白菊向紀念碑走去。

????昨天,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草鞋峽遇難同胞紀念碑,現場人員肅立默哀。

????燕子磯叢葬地:

????市民乘公交車跨江參加公祭

????昨晨的燕子磯,冷雨霏霏,打濕了悼念市民的衣服和頭發。棲霞區各界人士會聚在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叢葬地之一的燕子磯公園內,舉行悼念活動。

????冷冷的雨,讓悼念儀式的氣氛更加莊嚴肅穆,一分鐘默哀時間里,時空仿佛又拉回到79年前。在燕子磯江灘上,侵華日軍集體屠殺了3萬余名解除武裝的士兵以及2萬余名普通市民,使這里成為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的主要屠殺場地之一。

????來自燕子磯初級中學初二年級的石宇瑩默哀時,雨水與淚水混在一起。想起遇難同胞,她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靜。“牢記歷史、警示后人、珍愛和平”,是她的最大感受。

????市民丁玉梅今年57歲,家住浦口,為了參加此次悼念儀式,她坐了兩個小時公交車趕到燕子磯公園。她告訴記者,“參加悼念活動,就是希望大家勿忘國恥、圓夢中華。希望更多的人參與紀念活動,銘記歷史、珍視和平。”

????上新河叢葬地:

????抗戰老兵哭祭死難同胞

????昨晨的上新河,凄厲的防空警報響起后,大雨下得更急。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上新河地區遇難同胞紀念碑前,聚集了上百人前來悼念,在悼念隊伍的前排,4位老人的身影格外顯眼。他們是抗戰老兵趙貴榮、孫永清、虞亦勤、胡恒。

????一分鐘默哀,老兵們神情悲慟,淚水盈眶,趙貴榮和虞亦勤更是渾身顫栗。1937年,只有15歲的趙貴榮在南京上學,親歷了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暴行。當時,他們全家躲在兵工署,兩次躲過日軍屠刀,幸運結識國際友人魏特琳女士,受魏特琳委托,他負責統計受害人數、發放賑濟糧。后來,他離開南京,在上海加入抗日隊伍。抗戰勝利后,趙貴榮獲得“抗戰蒙難同志會紀念章”。

????抗戰時期,虞亦勤失去了新婚妻子。1942初秋,駐扎在溧陽社渚鎮的一小隊日本兵以強化治安為由,向新四軍經常出現的城橋村進發。虞亦勤剛結婚兩個月的妻子被日軍發現,為免受辱,跳入城橋村前的池塘淹死。虞亦勤抱著妻子的遺體哭了一天一夜后參軍入伍,走上了抗日的道路。

????96歲的老兵胡恒則多次來到南京。胡恒1920年出生于湖南永州。抗戰爆發后,17歲的胡恒在老家參軍入伍。1945年抗戰勝利時,胡恒作為中國遠征軍新6軍新22師師部的一名少校,參與了日本的投降儀式。

????花神廟叢葬地:

????爺孫倆同來參加悼念

????昨晨的花神廟,細雨霏霏,如泣如訴。花神大道西側一處空地上,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花神廟地區叢葬地紀念碑巋然聳立——79年前,慘遭日軍屠殺的7000余名中國軍民就長眠在這片土地之下。

????上午10點,100余名悼念市民在防空警報聲中向死難者默哀。來自雨花外國語小學的30多名小學生朗誦了青少年公祭詩歌《祈福和平》:“79年前的金陵,一場慘絕人寰的災難,像巨大的烏鴉,覆蓋了秦淮鐘山!有人說,歷史可以原諒,但絕對不能忘記啊……”詩歌震撼人心,響徹遇難同胞叢葬地。

????四年級小學生沈宸宇是4名領誦人之一。當天和他一起到場參加悼念活動的還有一位白發老人,這是他的外公、今年67歲的崔華。崔華老家在南通,隨子女到雨花臺區生活已有3年時間。當天,得知外孫來南京大屠殺死難者花神廟叢葬地參加悼念活動,他當即穿上雨衣,一路跟隨前來。

????“今天我們參加悼念活動,目的是牢記歷史,努力學習,早日成為國家棟梁之材,為國家強大貢獻力量。”沈宸宇告訴記者。

????各界人士

????公祭抗日航空烈士

????“楓葉紛飛悼英烈,淚灑天際寄哀思,長歌當哭,天地同悲”……昨天,2016年南京市各界人士公祭抗日航空烈士活動在南京抗日航空烈士紀念館舉行,300多名各界人士胸佩小白花,用放飛和平鴿、朗誦愛國詩歌等方式深切緬懷抗日航空先烈,沉痛悼念逝去的同胞。

????61歲的劉力昨天特意從上海過來,緬懷叔公——被譽為“中國抗日空戰捐軀第一人”的抗日航空烈士黃毓全。“1932年2月6日,新婚不久的叔公帶著妻子來南京探親,途經上海虹橋機場,彼時正值一·二八淞滬抗戰,黃毓全看見有個戰友被敵人打傷,飛機迫降了。為了支援戰友,作為空軍中校分隊長的他自告奮勇,換了軍服就進入那架剛迫降的飛機,結果在加速上升時,飛機墜毀,黃毓全壯烈殉國,當時他只有27歲。”劉力說,他希望在國家公祭日這個特殊的日子里,讓更多的人知道和平的來之不易,必須特別珍惜并維護它。

????拉貝故居

????閉館出新昨特地開放

????昨晨,在拉貝故居等其他紀念地,同樣是草木含悲,天地同泣,各界市民淚飛化作傾城雨,通過各種形式悼念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死難者,銘記歷史、寄托哀思。

????正在閉館出新的拉貝故居昨天特地開放,不少市民自發來到這里,感受拉貝對于南京這座城市特殊的愛,悼念這位“南京好人”。南京大學拉貝與國際安全區紀念館位于南京小粉橋1號,1937年12月南京大屠殺期間,拉貝在這處小樓和小花園共收留、保護了600多名中國難民,而他擔任主席的“南京安全區國際委員會”更是救濟了25萬難民。

????淅淅瀝瀝的冬雨,為這處寧靜的院子增添了幾分悲傷。上午9點半,東南大學青年教師徐黎陽特地前來參觀,默哀悼念。在拉貝銅像前,他深深地鞠躬行禮。徐黎陽在南京生活多年,了解很多關于南京安全區國際委員會的歷史。“在南京這些年,每一個遇難同胞紀念日都讓我刻骨銘心,這座城市的慘痛回憶需要我們去銘記,這些國際友人的無畏義舉更不能忘記。”徐黎陽說。(周愛明 張璐 朱曉露 胡英華 李凱 王聰 蔣琰 朱泉 馬道軍 李子俊 貢晨霜 程薇薇)

[編輯: 張秀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