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見證了慘案!如今他們相繼離世,僅剩108人!

2016-12-09 13:00 來源: 江東門紀念館

????他們,是那場慘案的見證者,是歷史的時間證人。盡管時光流逝,記憶卻無法淡忘。如今,他們中的很多人相繼離世。短短一個月內,又有4位老人離我們遠去,他們帶走的,是對于痛苦的深切追憶和警醒。今天讓我們再次追憶緬懷逝者,同時關注關愛幸存者們!

?

????陳寶珠

????陳寶珠老人出生于1927年12月9日,2016年11月12日凌晨4點去世,享年89歲。

陳寶珠老人

????陳寶珠老人證言

????1937年,我家住在沙洲圩石家莊。家有父母親、兩個哥哥、一個弟弟,有四間房子。日本兵的到沙洲圩時,父母帶著我們經常躲進的蘆柴洲里避難。

????當時,姑娘們把頭發都剪了,穿著白大褂子,戴著狗舌帽,有的躲進地洞,有的躲進蘆柴洲里,但是日本兵仍然不放過,經常坐船去蘆柴洲里去找人。

????我們多次看到他們把年輕的姑娘從那里抓走。當時,我大嫂陳桂英在家做月子,沒辦法走。有一天,她被日本兵強奸了,哭得死去活來。

????當天夜里,我大哥把她帶到山里躲難,但是那里也有日本兵。不久,又回來了,躲進蘆柴洲。她被強奸時32歲,67歲時去世。

?

????任靜萍

????任靜萍出生于1922年12月9日,2016年11月10日晚7點30分離世。

任靜萍老人

????任靜萍口述史

????日本鬼子進攻南京城前先扔炸彈,城內城外凄厲的警報聲音不斷。

????我家住在城南三山街承恩寺,與爸爸媽媽奶奶四個人在一起。一天早晨爸爸到中華門外找船準備逃難,把門反鎖直到下午他的人還未回來。

????我在屋里聽到消防大隊長喊有人嗎?媽媽任鄧氏回答有三個人在家。大隊長說城門已經關了待在家里很危險,要我們趕緊去金陵女子大學難民所。

????在趕往難民區的路途上,日本飛機仍在亂丟炸彈。我被一片彈片擊中了后腰,血流不止討要了點煙灰敷上。

????最后送往南京鼓樓醫院包扎,一個外國護士說小姑娘傷得挺嚴重的。我跟著住進難民所沒有及時醫治,腰傷拖了一年多時間方才痊愈。

?

????李鐘

????南京大屠殺幸存者李鐘出生于1926年10月9日,2016年11月7日上午11時53分去世,享年90歲。

李鐘老人的南京大屠殺幸存者證書

????據李鐘老人家屬介紹,老人生前也接受過媒體采訪,但是近年由于身體不便,未能進行相關的證言的采集。

?

????張福智

????張福智出生于1927年10月26日,2016年11月26下午4:30去世,享年89歲。

張福智老人

????1937年,他與父母和弟弟住在板橋街,為躲避戰禍全家逃往江浦橋林。再返回家中后發現房屋已被日軍燒毀,他也被日本兵打倒在地,右眼受傷失明(后左眼也突然失明)。

????79年過去了,目前,登記在冊的南京大屠殺幸存者已減至108人。專家說,每一位南京大屠殺幸存者的證言證詞的史料記錄,也顯得更加彌足珍貴。

?

????時間證人,為史存證

南京大屠殺幸存者伍秀英

????伍秀英,1933年生于南京太平路。伍秀英清晰地記得1937年日軍攻城的那個冬日午后,一家人正圍坐桌前吃著午飯,突然炮火震天、警報轟鳴,全家猝不及防,放下碗筷便跟著左右四鄰逃到了位于五臺山附近的一處難民營,一躲就是數月。

南京大屠殺幸存者夏淑琴

????夏淑琴,1929年5月出生在南京。日軍進攻南京前,家里共有9口人。在那場慘案中,除了她和妹妹夏淑蕓,全家7口被日軍殺害。

南京大屠殺幸存者周文彬

????當年只有一歲的周文彬睡在搖籃里,被日軍的子彈打掉了一個腳趾。

南京大屠殺幸存者葛道榮

????1937年12月,日軍攻占南京,10歲的葛道榮親眼看見鬼子破墻闖入。葛道榮的叔父葛之燮被鬼子亂刀砍死家中,舅父潘兆祥、王鈞生,分別被日軍在下關江邊和煤炭崗殺害。葛道榮和年幼的弟弟妹妹躲入難民區才得以幸存。為保護年幼的弟弟妹妹,葛道榮被日本兵在腿上狠狠戳了一刺刀,至今還有傷疤。

南京大屠殺幸存者張慧霞

????張慧霞,1928年出生,南京大屠殺幸存者。1937年時,家住長樂路三坊巷49號。南京淪陷后,爸爸、叔叔、堂伯被日本兵押走,再也沒有回來。

南京大屠殺幸存者陳德壽

????據陳德壽回憶,1937年日軍占領南京之際,他眼見年輕的姑母在家中死于日軍士兵刺刀下,經營服裝生意的父親在出門參加救火之際,被日軍抓去后慘遭殺害。

南京大屠殺幸存者楊翠英

????“我們一家被殺了4口人啊!我爸爸死的時候才30多歲。我媽媽從此白天哭、夜里哭。”楊翠英說,當時家里沒有吃的,而金陵女子文理學院難民所里在發粥,她就一個人從大方巷步行去那里領粥,再小心翼翼端回家。

南京大屠殺幸存者向遠松

????“那一場人間慘案給我們全家帶來的打擊和悲痛,一直持續到了今天,時刻都沒有忘記。每年的清明節我們都會想到,又是一年慘痛日,含淚悲憤。很多和我們一樣在南京大屠殺中失去親人的遺屬和幸存者們到紀念館祭掃。”

南京大屠殺幸存者謝桂英

????如今93歲的謝桂英老人,目前居住在南京鼓樓區,談及死于侵華日軍槍下的父親與叔叔不禁潸然淚下。

????據侵華日軍受害者援助協會統計,截至目前為止,登記在冊的南京大屠殺幸存者僅剩108人。這些老人是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的鐵證,是活著的歷史見證人,時光會流逝,但記憶不會風化。

????在第三個國家公祭日即將到來之際,讓我們再次緬懷因那次浩劫而相繼離開的逝者,感謝那些愿意站出來強忍痛苦揭下傷疤去幫我們還原那段歷史的幸存者。同時祝福這些幸存者們能有一個寧靜而安詳的晚年生活,更希望社會能對他們多一點關懷和尊重!

[編輯: 張秀枚 ]